大学英语网络平台自主学习形成性评估探析
李珍凤
(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公共外语教学部)
摘 要:基于网络的大学英语教学改革以及大学英语四、六级机考改革,使我国高校掀起了大学英语网络自主学习的高潮,为了有效地监控、管理和评估学生的自主学习过程,形成性评估被引入到这种新的教学模式之中。作者主要分析了自己所在学校近3年对大学英语网络平台自主学习形成性评估的实践,在总结其所取得的成效和依然存在的问题的基础上探索出可行的改进措施。
关键词:大学英语改革;网络自主学习;形成性评估
1. 引言

2002年,教育部正式启动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工程,其核心是改革传统的大学英语教学模式,建立基于网络的多媒体教学的自主学习新模式。基于计算机和网络的大学英语教学软件应运而生,并开始在全国180所院校试用,我国高校掀起了大学英语多媒体网络辅助教学的高潮。2007年7月国家教育部正式颁布的《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强调"采用基于计算机和课堂的英语教学模式","对学生学习的评估分为形成性评估和终结性评估两种"(蒙岚,2010: 123)。 2008年,全国大学英语四、六级再次改革,以计算机为主的机考代替传统的纸质考试。由此,之前一些没有参加网络试点的院校纷纷想方设法创造条件加入此行列,掀起网络平台建设的又一轮高潮。然而这一全新的教学模式对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因此,探析如何通过形成性评估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和综合应用能力是网络平台建设的重点。

2. 网络自主学习和形成性评估

大学英语网络自主学习主要是指基于单机或局域网以及校园网的以多媒体课件为主要内容的自主学习模式。它由课程学习支持服务系统提供丰富的学习资源,学生学习不受时空限制,学习环境轻松愉快,学习方式灵活自主,真正做到以学生为中心,实现个性化学习和自主式学习。

教学评估的目的是侧重学习者获得知识的过程,而非单纯的最终结果。美国哲学家斯克里芬(M. Scriven)在其1967年所著的《评价方法论》中首次提出形成性评估(formative assessment)与终结性评估(summative assessment) 理论。郭茜(2004)对形成性评估作了进一步解释,指出它是在教学活动中,同时也是在学生知识、技能与态度等形成的过程中,对学生的学习进展情况进行监控与评价,为教师与学生提供反馈,并将收集的评价信息用于调整教学以满足学生需求及提高教学质量(郭茜,2004:66)。

随着多媒体及网络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在强调学生为学习主体的新形势下,只能反映学习结果的终结性评估已难以对网络教学过程进行客观而科学的评估。因此,形成性评估适用于大学英语网络平台的自主学习,而大学英语网络平台的自主学习也需要形成性评估来引导、监控和管理。

3. 大学英语网络平台自主学习与形成性评估实证研究
3.1 研究问题

从2006年开始,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就开始了网络自主学习平台的探索与建设,但是并没有引入形成性评估,而只采用传统的终结性评估,唯一体现监督和考核的方式就是把学生网络学习时间纳入期末考核之中。

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从2009年10月开始使用新视野大学英语网络平台,并于2010年9月开始在全校(除外语专业和艺术类学生以外)范围开展进一步改革。首先,把网络学习单独设为一个学分并加大形成性评估的比重。学生的平时成绩调整为50%,细化规定了平时成绩的组成结构与评分细则,包括听说教材和读写教材的章节做题量和正确率、每单元测试题的成绩和累计做题时间。其次,学校专门设定了一级管理员、二级管理员、学生助教和学习小组长四级模式监督和指导学生完成网络自主学习并获得相应的学分。其中一级管理员有专门的岗位设定,负责整个学习系统的技术管理,学习计划、学习目标、监管方式和成绩考核的制订,并承担起培训教师、开发系统新资源的任务;二级管理员由本校的英语专职教师担任,负责监督和指导学生的网络自主学习并通过"教学交流工具"答疑;二级管理教师在班级内部任命一名网络助教和多名小组长协助管理。管理成员之间通过电话、邮箱、平台等多种形式交流和解决问题。由于形成性评估在最终成绩评价中的权重增加,平时成绩计分类别增多,监管力度加强,学生更加注重自己的平时学习。而这一主观能动性的转变提高,对学生提高学习能动性和学习效果大有裨益。

通过有效地组织和管理,学生英语学习的积极性和自主学习能力普遍得到提高。2009级和2010级学生平均在线学习时间为79.19小时/每学期,大学英语网络学习总体及格率也保持上升和平稳发展的态势。其中,2009级一般本科的学生进行了大学英语网络第3、4学期的学习,总体及格率由68.95%上升到了91.95%。 2010级一般本科大学英语网络第1、 2、3学期的总体及格率分别为76.87%、91.80%和90.20%。

试行三年之中,学校不间断地和学生访谈, 并根据学生的需求修订教学目标、教学计划和改进考核方式,但是依然存在不少问题,具体表现就是2010级本科的第4学期总体及格率下降到85.60%。

3.2 尚存问题

3.2.1 网络平台资源存在局限性

我校采用基于大学英语教材新视野第二版的网络平台,而该平台的内容集中在新视野听说教材和读写教材的课前、课中、课后的自主学习, 所以教师设计的教学目标比较单一,并没有提供相关的资料库以丰富学生可选择的内容。虽然可以自建题库,但是技术难度较高、操作程序复杂,受到所有监管教师的排斥。固定死板的重复学习教材内容导致了一部分学生直接在网络上搜索和下载答案,一天就可以完成一学期的所有练习,甚至出现学生在多台机器上同时代替他人完成练习的情况。而本来认真学习和练习的同学反而得不到很好的成绩而导致最终评估成绩的失真和不公平性。此外,题目的固定性和单一性不能满足不同学习程度学生的需求。系统里所有的内容是平面设计的word文档的组合,根本没有能引起学生注意的图片或增强学生兴趣的视频、音乐或真实语言场景,这样的网络学习系统仅仅是通过技术手段使学习方式变成了机械地操作电脑的过程,失去了学习英语应有的生动的环境和乐趣。只有学生的学习兴趣被提升,自主学习能力得到相应的加强,形成性评估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3.2.2 监控缺乏实效性

形成性评估是一种注重学习过程的评估方式,在这个过程当中教师对学生及时和具体的反馈对学生的学习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王秀文, 2008:183)。面对迅速兴起的多媒体网络教学系统,教师的作用应该是组织学习、监控学习过程、为学习提供帮助、了解学生、实行个别指导。而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的教师大部分聘自其母校或其他高校,有限的专职教师必须承担所有的网络学习监管任务,即平均每位教师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要兼管10个班级,加之网络自主学习本身的自主性和分散性,决定了监管教师只能在后台参照学生上网时间、答题正确率等客观参数进行评定。很多学生的意见和建议不能得到及时地解决和采纳。他们的学习反馈主要来源于网络自主生成的评分,缺乏具体的讲解、教师建设性的意见和同伴之间的互评。而独立学院学生的最大缺点就是没有足够的自控和自觉学习的能力。网络自主学习缺乏教师及时有效的监管则变成一项高投入、低收效的工程,这种新的教学模式的投入与其教育回报不相符,一定程度上受到学校领导、教师和学生的质疑。

3.2.3 网络平台的软硬条件不完善

首先,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差。独立学院学生的典型特点就是本身理论基础较差,自主学习能力较差,学习习惯较差。学生自身没有自己动手的愿望和自主学习的习惯,网络自主学习过程中,多数学生只是应付式地完成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和要求,没有老师的硬性规定和监督则宁愿网上冲浪或玩游戏也不会进入系统自主学习。其次,学生的自主学习空间太小。目前学生的时间被大量的学习科目、课时、考试、作业所占据, 他们很少有时间通过自学开发自主学习的能力。第三,自主学习的硬件设施不完善。网络学习的最大优势就是不受时空的限制,但是现在的网络学习系统多数只是校内局域网,限制了学生校外学习和教师校外监控的可能性,而且校内局域网不稳定,学生做题记录会莫名地消失,不利于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积极性和教师监管的力度。最主要的是网络平台的检测手段单一。检测手段和方法应该针对教学目标,真实反映学生的学习情况。而目前网络教学平台的测试题只是单一的选择题,并不能检测学生的写作能力、翻译水平和口语技巧。

3.3 解决方法探讨

3.3.1 建立丰富的自主学习资源库

由于学生反映现存的网络学习系统最大的问题就是资源内容及形式单一,不能适应学生学习的需求。学习动机和学习兴趣是语言学习成功的两个关键因素,这在大学英语网络自主学习中显得尤为重要。因此首要的任务应该建立一个内容丰富的资源库,包括听、说、读、写、译各项技能的分类训练。听力内容应该配备适当的视频和英语脚本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和帮助学生理解听力内容,并让学生模仿真实地道的语音语调、参与角色扮演练习口语,感受丰富多彩的语言环境;重点、难点应插入教师视频讲解;阅读材料应形式多样、内容丰富,涉及工作、生活、时事政治、天文地理和文化艺术等,并适当地添加注解以帮助学生在更广泛的社会背景下学习一种新的语言;设立人性化的写作评阅系统,能够自动全面、客观、及时地反映学生的写作水平。把语言点循序渐进地巧妙融合在生活与工作场景中, 通过原版电影、英文歌曲、笑话、谜语等休闲娱乐方式不断扩展,满足不同知识水平、不同认知风格的学生的自主学习的需求。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英语水平和兴趣爱好自由选择,从而达到培养其自主学习的效果。

3.3.2 完善学习、反馈、监控体系

网络自主学习应该体现真正的时空自由。学生可以从家里、宿舍、自习室或任何可上网的地点通过电脑、手机等可以上网的工具登录学习。对学生的学习效果不能只给一个测试成绩,及时和建设性的反馈能让学生实时感受成绩进步,増强信心,稳步提升英语综合应用能力。测试题库中随机选择的题目一定程度上能控制学生作弊和抄袭的心理,而由电脑依照规定时间内完成题目的数量与难易度来自由打分能激发学生的好胜心和进取精神。从而形成一种良性循环,真正实现从"要我学"到"我要学"的过渡。教师也可以随时随地进入系统管理自己的班级、布置作业, 并监控学生的学习进度。软件提供商应该与高校合作,加强英语教师的培训力度。同时应该安排技术人员定期进校园,多与师生进行沟通,一起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共同完善自主学习系统。教师也应该经常性地收集信息和分析信息,及时解决问题,才能真正发挥形成性评估的作用。

3.3.3 帮助学生培养自主学习能力

首先要转变学生的学习观念。我国绝大部分学生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接受的是"填鸭式"的教育,他们习惯于课堂上被动地聆听教师讲解。由于这种依赖性的思维,学生不习惯积极地承担起自主学习中的各项责任。教师应该让学生明白新世纪需要的是能积极主动学习并自我提高的人才,而且英语语言能力的提高需要学习者积极主动地学习、模仿和运用。其次,帮助学生掌握一定的学习策略。语言学习策略有助于减少学生学习中的困惑和焦虑,保持他们的学习热情和动力,或者端正学习态度,提高学习动力。由此可见,在以学生为中心的网络自主学习中,应该教学生掌握一定的阅读策略、交际策略、写作技巧、听力技巧,培养学生养成制订学习计划、选择学习方式、进行自我监控、自我评估的习惯, 从而提高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显现的过程,也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

(1)短期赛前辅导和长期教学积累相结合

短期赛前辅导能为学生营造积极的英语学习氛围,指导教师有针对性的专题策略讲解有利于学生英语竞赛水平的拔高,但竞赛能力的提高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需要在平时学习中不断累积。因此,短期赛前辅导应与长期教学积累相结合。在平时教学中,教师可以有意识地把英语竞赛内容和平时课本教学相结合,激发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培养学生英语自主学习的意识,鼓励学生通过参加竞赛来展示自己的英语水平。

(2)加强竞赛指导教师团队的建设

学科竞赛工作的成功与良好成绩的获得,主要依靠广大教师的不懈指导(汪合生、王守先,2012:136)。英语竞赛题量大,题型多样且富于变化,而相应的辅导资料并不丰富,决赛赛前辅导时间也比较有限,这些都对教师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教师自身要对竞赛题型有透彻的分析和深刻的理解,并善于搜集相关资料,把握重难点。教师之间既要分工明确,也要相互交流、资源共享、配合默契。只有加强指导教师团队建设,才能有效地保证英语竞赛成绩的稳定性。

(3)完善学科竞赛激励机制

学校要进一步完善英语竞赛激励机制,激发广大学生参与英语竞赛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鼓励教师培养英语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对获奖的学生,给予学分奖励和现金奖励;对指导教师,给予课时的补助和现金奖励,在科研教学考核及职称评审时给予政策倾斜;对组织竞赛较好的学院给予表彰或物质奖励。通过学科竞赛激励机制充分调动各方的积极性,使学科竞赛走向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轨道(瞿绍军,2012:3981)。

4. 总结

大学英语改革所带来的网络自主学习模式以学生为中心,要求学生自主学习。但要转变学生长期形成的对教师的依赖需要引进形成性评估, 全面、客观地评价学生的学习过程和结果,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促进学生的课外自主学习,从而提高他们的英语综合应用能力。这两套系统的应用目前还处于磨合期,需要我们不断总结和反思,继续探索网络平台的建设和形成性评估的具体实施,从而使其应用于教学,服务于教学,实现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目标。

参考文献
郭茜. 利用形成性评价促进大学英语教学中学习者自主性的培养[J]. 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2004(2): 66-68.
蒙岚. 大学英语教学网络平台建设论[J]. 教育新探索,2010(11):123-125.
王登文. 大学英语网络自主学习形成性评估设计[J]. 中国成人教育,2006(9): 166-167.
王秀文. 大学英语网络教学中的形成性评估策略[J]. 江苏社会科学(教育文化版),2008:182-184.
郑双涛. 网络自主学习系统在大学英语形成性评估中的应用[J].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6): 232-234.
陈柳悦. 从大学生英语竞赛到大学英语教学的思考[J]. 语文学刊(外语教育教学),2011(8):118-119.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 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Z].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7.
马海旭、张景耀、陆殿生、姜春香. 英语竞赛在高职英语教学中的作用及策略探究[J]. 辽宁高职学报,2009(6): 45-47.
瞿绍军. 以学科竞赛为载体,培养大学生创新能力--以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为例[J]. 电脑知识与技术,2010(15): 3980-3981.
汪合生、王守先. 以学科竞赛为载体,培养大学生创新能力--以浙江农林大学信息工程学院为例[J]. 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2012(3): 135-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