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新生眼中的网络自主英语学习模式
黄可泳
(深圳大学外国语学院,深圳 南山 518060)
摘 要:网络化自主学习模式已成为大学英语教学和学习的一部分,本文采取问卷调查及访谈形式对大学新生如何看待网络化自主学习模式进行调查研究,试图了解学生对这种新型教学模式的认可度,并探讨该调查对外语教学带来的启示。
关键词:网络自主学习;元认知
[中图分类号] H319. 3
[文献标识码] A
1. 前言

教育部2007年的《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提倡:使英语教学朝着个性化学习、自主式学习方向发展,充分利用现代化信息技术,从而使网络化自主学习模式成为大学英语教学和学习的一部分。与传统课堂模式相比,网络多媒体教学优化了外语教学资源的环境,提高了个人学习效率和教学效果,因而显示出广阔的发展前景。网络多媒体教学通过声音、图像、文字和动画,加大了对学生的感官刺激,提高了学生的兴趣和记忆力,学习效率。网络资源为学生提供课文学习所需的教学资料,如背景知识、词汇例句等,不仅具有影视效果,而且信息量大。种种优势下,网络自主学习成了热门的教学方式,各个学校不管条件是否配备都把它当作改革大学英语教学的良药。

我校的大学英语课程是公共必修课,共计4学分。改革前是每周2次面授课。在新的网络辅助教学的模式下,改为一周一次面授课+一次在机房集体上网络视听说课。面授课的班级为60人一班;网络课则一次200-300人一个机房,安排一个老师当值,布置学习任务和监管学生学习进程。这样大规模的教学改革对学生的影响巨大。那么,学生又是如何看待这种新型的教学模式?他们对此抱何种学习态度?

此项改革已在我校进行了2 年,从学生和老师的反馈来看成效并不好。教师普遍反映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在下降,面授课时间的减少导致了人文关怀的缺失,很多学生对网络自主学习漫不经心。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笔者用问卷调查及访谈的形式调查了大学生对使用这种网络自主学习模式的看法。

本研究试图解答以下问题:

(1)大学新生是如何看待网络自主学习的?

(2)大学新生在网络自主学习过程中主要在做什么?

(3)大学新生在此模式下面临的困难有哪些?原因何在?

2. 研究方法
2.1 研究对象

2010届新生。笔者把问卷放在外国语学院的问卷调查网上,在期末请各任课老师通知学生在网络课时随堂完成,不记名。共收到1535份问卷。

2.2 研究工具

本研究采用定量和定性分析两种方式采集数据。定量分析使用问卷调查的方式。问卷形式为半开放形式,含选择题和问答题,问答题的目的是让同学们可以畅所欲言。问卷设计部分参考了安琦(2009)的问卷设计。

问卷共包括6个部分,共19道题。第一部分用以了解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如专业、性别等;第二部分着重了解学生对网络型辅助教学的看法及认可度;第三部分涉及学生的上网学习情况,包含每周进行网络课程学习的时间、从事何种学习任务;第四部分用以了解学生对老师在网络辅助教学过程的作用;第五部分用以了解学生对自己学习的评价和学习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第六部分为敞开性问题,由学生填写作答,主要是深入了解前几个部分选择题不能很好解答的问题。

定性分析为访谈。访谈部分邀请15名学生,分别从4个不同的班随机选出,其中理科班9人,文科班6人(男生8名,女生7名)。访谈的内容主要针对问卷调查中没能很好澄清的问题。访谈过程使用中文。整个访谈分两次进行,内容进行录音及整理。

3. 结果与分析
3.1 学生对网络辅助教学的看法
表 1
对上课形式的看法 学生的选择百分比
1. 以面授课为主(一周2次面试课),网络课程为辅助。 48.2%
2. 面授课和网络课各占一半,和现时的安排一样。 43.9%
3. 以网络课自主学习为主,教师辅助解答疑难。 7.9%

新生经过一学期的网络辅助学习,对此教学模式还算认同,有近44%的学生赞同这种授课模式;但持面授课胜于网络辅助课的学生仍是居多,占48.2%;仅有7.9%的学生赞成完全以网络自主学习为主的教学方式。

从访谈中得知, 学生认为网络课在机房里进行只能训练听力,时间久了就枯燥无味, 缺乏同学老师之间的互动,而且在机房反复地练习听力效果不大。而面授课在一个课室里听老师讲解,组织小组活动,有参与感,一堂课过去了觉得自己学到了一些东西,比较有成就感。他们同时认为只是练习听力的话没必要到机房集体练习,可以自己安排时间在宿舍或图书馆进行。

如此看来,学生和老师对网络多媒体辅助教学的认识还是停留在把它当作听力训练中心,并没有发挥它应有的功能。

表 2
你喜欢网络自主学习吗 学生的选择百分比
很喜欢 12%
喜欢 33.2%
一般 47.5%
不喜欢 4.4%
很不喜欢 2.9%

从结果上看,网络学习还是得到了大多数学生的认可,有45%的学生选择了喜欢这样的授课方式;但几乎一半的学生(47%)选择中立的态度。网络自主学习对大学新生来说毕竟是一个新鲜的尝试。他们从高中阶段老师严格监管型的填鸭式学习方式过来,一跃进入大学的自我监管自己的学习进程,对制定跟踪自己的学习目标和新的学习方式还不能适应,他们在敞开性问题就坦言“没有适应没老师监督的自主学习方式”。

有65%学生认为在采取“计算机网络学习后”,他们的自主学习能力有一定的提高。同时有75%的学生希望网络自主化学习在英语学习中能帮助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但他们的实际表现却和愿望不符合。他们认为自己在新生入学后的时间里忙于种种课外活动,没放什么心思在学习上,而自主学习又要求有良好的自我控制能力,这方面让他们很苦恼。甚至有43.5%的学生认为自己一学年下来的英语能力没有提高,更有20%的人认为自己的英语能力退步了。从整体看,有63%的学生对自己的英语学习并不满意。

3.2 学生的网络学习情况

(1)在网络自主学习方面,学生主要进行的活动

表 3
A. 利用计算机网络完成学习听力任务 90.42%
B. 以小组协作方式完成学习任务 13.03%
C. 口语训练 34.53%
D. 在线浏览各类英语文章 36.61%
E. 与老师同学在线讨论 7.3%
F. 用MSN,QQ等和朋友用英语聊天 14.01%
G. 用Email形式与人用英文沟通 9.19%
H. 自我评估学习效果 29.19
I. 其他,请指出,谢谢! 2.87%

从表3可知,学生的网络学习安排方面以完成老师布置的听力任务为主,在“以小组协作式完成学习任务”和“与老师同学在线讨论”方面表现仅为13%和7.3%。如此看来,学生对合作式学习并不看重,原因可能是老师在网络课堂上没有鼓励这种形式,也没安排相应的任务,或者合作方式学习不需要在网络上完成。学生在访谈中提到他们更喜欢自己做自己的听力练习。

在线讨论极少使用的原因是:不少学生不知道这个网络系统是可以在线提问的,老师在课上没有说明;就算知道有,但由于大家上网的时间不同,很难做到在线沟通;学生认为如果有问题,直接发邮件给老师会更方便。

(2)学习时间安排和学习手段使用方面

53.5%的学生仅仅花1~2小时/每周在课后学习。大家都知道,课上一小时,课后要2~3小时消化理解。而过半的学生在课后复习方面仅用1~2小时是不可能完成学习任务的。他们认为大学里没有像中学那么多的监管和小考,老师也不怎么检查复习预习的情况,加上大学的英语作业不多,久而久之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从问卷中同时得知,35%的学生没有复习/预习的习惯;48%的学生在复习/预习时只是自己看书本学习,并不使用光盘或网络版;仅有6.9%的学生回应说他们有使用网络版复习预习。对于学校为学生精心准备的多媒体教学系统,学生似乎很不以为然。光盘和网络版上的音频、视频都是设计者为学生精心设计安排的,希望通过音频、视频的方式增加学习者的语言输入,学生却弃之不用。

3.3 老师在多媒体网络教学中的作用

71%的学生认为老师应该给出学习的相应指导,帮助引导他们自主学习,同时老师应该丰富网上学习资源(52%);在线解答学生的疑惑(48%)。在监管学生网络学习方面,49%的学生认为老师的职能之一是监管学生是否按时完成作业;只有59%的学生认为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自己会主动完成网络任务;而36.6%的学生选择很难说自己是否可以这样做。

3.4 学生的自我评估和学习中存在问题方面

(1)经过一学期的大学英语学习,你认为你的英语能力有进步吗?

没有 43.5%
有一定的进步 37.6%
退步了 18.9%

过半数的学生认为自己的英语能力和高中相比没有进展,反而退步了。他们自己分析的原因集中如下:

A. 学习英语的时间急骤减少。原因是多样的:a. 上大学后压力小了,学习变得轻松,对英语的学习也放松了;b. 大学的诱惑很多,各种的社团活动都在招新,学生参与太多的课外活动以致学习时间减少;c. 课堂的面授时间少, 一周才一次,同学们不适应这种方式,对比以前在高中是一周5次的课。这样一来,大家对英语的重要性就忽略了。

B. 学生的自制力方面:自主能力的欠缺是重要的方面。学生不少诉说自身的自主能力不强,自制力不够。学生从高中紧绷的弦下放松下来,在大学里就忍不住要好好舒服一下,但有往往过了头。他们认为老师对学生的监管应该更严格。学生写道:

a.“大学是一个自由度很高的学习地方,老师管得很少,需要同学自己督促自己学习。因此,若自觉性差一点的同学很难在学习上得到提高,甚至会能力下降。”

b.“估计大学里没多少人像以前那么自觉地对待课后练习了。”

c.“自主时间多了,课时明显少了,自己却不知道如何安排英语训练。”

d.“在大学里的学习方式很不同,老师不再注重应考知识而偏重互动。课堂很精彩,但得到更多的只是愉悦而不是知识;课后自学没有方向,努力了却没有明显的效果。”

e.“以前的学习管得很死,如要求早读等。现在学习英语的课时少了,生活中也较少使用英语,更多的是要靠我们自觉去学,而我们的自觉性还是很差。”

f.“没有计划和目标。”

g.“高中每天有2节英语课和做不完的练习,现在一周一次面授课,又无老师监管,导致了对学习的怠慢。”

以上陈述体现学生有学习的愿望,但仅靠自身的控制力又达不到目标,在新生阶段他们更需要老师的开导和指引。

4. 讨论

从调查结果看,网络自主化学习模式下,老师该如何帮助学生适应新的学习环境是最迫切解决的问题。在新生开学阶段对学生的引导性教育尤其重要。不少研究显示中国的大学生有一定的自主学习意识(王笃勤,2002;徐锦芬等,2004:64-68;陈青松、许罗迈,2006:16-23), 但是,要清楚学生有自主学习意识不代表他们就会如此行动,他们不是不会制定学习计划,而是不能落实计划。自主学习者应该做到:(1)确立学习目标;(2)确定学习内容;(3)运用恰当的学习方法;(4)能够控制学习时间、地点及进度;(5)评估学习效果。但从目前的调查看来,新生在怎样监控学习计划的实施;随学习程度的不同改进学习计划方面都需要老师的耐心指导。因此,在新生的第一个学期,老师应该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培养学生的自控力和监控自身学习任务安排上,也就是在元认知意识的培养上,转变学生被动学习的思想。

元认知(metacognition)这一概念最早是美国心理学家Flavell 提出的,其实质是人们对认知活动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调节(1979:906-911;1987:21-29)。在Flavell之后,不少研究者从不同视角丰富了元认知的定义,但无一例外地认为元认知包括个人的知识、对自我认同过程的意识以及积极调整和监控的能力(Butler & Winn, 1995: 245-281; Anderson, 2002)。元认知能力不仅指学习者具有设立目标和监控学习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学习者要对学习进程的反思,从而形成自我负责、自我评估的意识。

目前的网络化自主学习方式是以自主学习为主,那么学生本身要具备的元认知能力就是学习效果的保证。

教学中对学生的元认知能力的培养训练被认为是卓有成效的。中外研究成果表明对元认知策略进行训练对语言学习带来积极的影响(Oxford, 1990;Vandergrift, 2005: 70-89;石洛祥,2005:55-59;何祖佳,2005:56-61;李萍,2005:28-31)。因此,在教学过程中教师更应该加强对学生元认知意识的培养,帮助他们制定学习计划,设计课堂活动,让学生反思自己的学习进程,评估自己的学习表现,总结成功的学习经验,从而成为成功的自主学习者。

老师应该鼓励学生以小组协作式(Collaborative learning)的方式学习,这样学生之间可以相互促进、相互帮助。合作学习的研究表明,小组学习不仅可以让学生交流学习心得,增加参与者的兴趣,同时可以促进反思性思维的产生(Gokhale, 1995: 22-31)。 尽管有研究表现中国学生不太愿意和他人合作交流(季佩英等,2004:40-46),但如果老师安排课上活动以小组形式进行:如演讲、表演,课后的学习分享等,并明确告知学生小组合作学习对解决问题有直接的帮助,有助于他们的元认知能力形成,学生就会比较容易接受这样的学习方式。

在新的教学环境下,老师营造的学习环境对激发维持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相当重要。目前网络辅助课程的实施看上去成效不大,其主要原因除了学生的元认知意思不足之外,还因为这种学习方式的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如果仅仅把网络多媒体辅助教学用于提供一个视听说服务,那它只能是代替了传统意义上的收录机、MP3而已。安琦(2009:58-62)提出,建立网路生态化教学环境,充分利用网络多媒体的语料库、网络评估测试等功能,把网络信息技术整合到外语教学中,才能真正实现网络语境下“教师主导—学生主体”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模式。

教师要更清楚自己的责任:如何帮助学生尽快适应新的学习模式,培养他们的元认知能力,使他们成为具有自主学习能力的学习者。

参考文献
Anderson, N, J. The role of Metacognition in second language teaching and learning[M]. Washington: ERIC Digest, Education Resources Information Center, 2002.
Butler, D. L & P. H. Winne. Feedback and self-regulated leaning a theoretical synthesis[J].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1995 (65): 245-281.
Flavell, J. H. Metacognition and cognitive monitoring[J]. American psychologist, 1979 (34): 906-911.
Flavell, J. H. Speculation About the Nature and Development of Metacognition, Motivation and Understanding[M]. Hillside, New Jersey: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1987: 21-29.
Gokhale, A A. Collaborative learning enhances critical thinking[J]. Journal of Technology Education, 1995 (7): 22-31.
Oxford, R. L. Language Learning Strategies: What Every Teacher Should Know[M]. Cambridge: CUP, 1990.
Vandergrift, L. Relationship among motivation orientations, metacognition awareness and L2 listening[J]. Applied Linguistics, 2005 (26): 70-89.
安琦. 基于实证研究下网络语境下大学英语教学的生态化思考[J]. 外语电化教学,2009(3):58-62.
陈青松、许罗迈. 大学英语教学中的网路化外语自主学习[J]. 外语界,2006(6):16-23.
教育部. 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7.
何祖佳. 英语听力教学中元认知策略培训的实验研究[J]. 外语电化教学,2005(4):56-61.
季佩英、贺梦依. 大学英语师生听力策略研究[J]. 外语界,2004(5):40-46.
兰昌勤、曾洁. 对培养我国外语学习者学习自主性的思考[J]. 外语界,2004(4):24-25.
李萍. 论英语多媒体教学模式与学生元认知能力的培养[J]. 外语与外语教学,2005(5):28-31.
石洛祥. 元认知意识和二语听者[J]. 外语电化教学,2005(12):55-59.
王笃勤. 大学英语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J]. 外语界,2002(5).
徐锦芬、彭仁忠、吴为平. 非英语专业大学生自主性英语学习能力调查与分析[J]. 外语教学与研究,2004(1):64-68.